新闻是有分量的

亿欧小编在悉尼体验ofo和摩拜,两天下来,全城

2018-07-12 14:15栏目:商业
亿欧小编近日和领导在悉尼旅游,念及北京总部正处在寒冬,其他同事工作艰辛。为降低拉仇恨,旅游之余我也给自己定了写稿的任务。中国两大共享单车巨头ofo和摩拜,最近都宣布进入了悉尼,具体运营得怎样? ofo和摩拜这对被业界认为迟早要合并的一对冤家,为争夺谁能代表“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的共享单车”拼得你死我活。在国内抢市场的同时,ofo和摩拜也纷纷宣布进军国际市场。公司资料显示,截至2017年11月,ofo在全球17个国家有落地,而摩拜在全球11个国家有落地。 ofo宣称,其在10月底在悉尼落地;摩拜发的新闻则显示,其在11月14日正式在悉尼投放。ofo和摩拜的恩怨,在悉尼开始上演。在小编写自己的分析和体验之前,需要声明的是,悉尼的运营情况不代表ofo和摩拜在其他国际市场的情况,小编11月15-16日见到的情况,不代表未来两家的运营情况。 和国内相比,在悉尼做共享单车,有几个难点:1)安全上要求更严格,如头盔问题,澳洲法律严格需要骑自行车的人戴头盔;2)停放地点少,悉尼市内交通以汽车为主,跨城交通以火车为主,缺少停放共享自行车的空地、也缺少骑自行车的道路条件;3)自行车质量方面要求严,比如自行车头尾灯需要一些发光的白灯来照明,这样造成自行车的成本更高。至于有人说国外的素质比国内好,共享单车被破坏得更少,这个好像并不成立,在悉尼,共享单车也被报道被扔进河里、挂在树上。 亿欧在悉尼体验ofo和摩拜 用一句话来概括ofo和摩拜在悉尼的运营情况是:众里寻他千百度,ofo和摩拜就是难相见。小编住在悉尼市中心的中央火车站(Central Station),两天下来在以中央火车站为中心半径4公里范围内转,几乎没见过ofo和摩拜的身影。小编长期在北京待着,见过随处可见的“ofo黄”和“摩拜红”,在悉尼看不见难免有点小失落。悉尼是有黄色和红色的共享单车的,几次看到这两种颜色都以为是ofo和摩拜,近距离一看是:黄色的OBike和红色的Reddy Go。 OBike成立于2017年1月,源自新加坡、总部在台湾,团队核心成员来自Uber和东南亚最大的打车软件Grab。目前,业务已拓展到了澳大利亚、德国、马来西亚、荷兰、泰国和英国等14个国家和地区,是ofo和摩拜在海外市场的劲敌之一。2017年8月,六合资料OBike宣布完成4500万美元B轮融资;同月,Obike进入了悉尼。而Reddy Go上线于2017年7月份,总部就在悉尼,创始人是悉尼科技大学毕业的华裔学生Donald Tang。公开资料显示,Reddy Go曾获得来自中国投资机构的融资,具体额度和投资人不详。另外,据说悉尼还有一家叫Airbikes的共享单车,但小编暂时没有碰到过。 按照小编两天下来的直观感受,在悉尼的共享单车玩家里面,Obike最多,Reddy Go其次,两者的比例差不多是3:1。中国的两大巨头ofo和摩拜,直到11月16日晚,小编才第一次看到。小编在情人港(Darling Harbour)吃完晚饭后,沿着海边往市中心走,快走到皮尔蒙特大桥(Pyrmont Bridge)时,终于遇见了不同于Reddy Go的红色共享自行车:摩拜。打开微信里面的摩拜小程序,一扫,车应声而开。 六合心水亿欧在悉尼体验ofo和摩拜 悉尼的摩拜,确实比国内的配置要更好:有头盔、有前灯后灯。晚上骑车,有前灯后灯非常重要;车也比国内的默认更高,显然考虑到了本地化。小编骑着车,走过了皮尔蒙特大桥(Pyrmont Bridge),风景确实很美,忍不住停留拍照。需要注意的是,悉尼是靠左行驶;路上像我一样骑自行车代步的,除了外卖配送人员(看到了Foodora和Deliveroo的人)外,极少。 亿欧在悉尼体验ofo和摩拜 到达六合心水皮尔蒙特大桥东边,路开始变得陡峭,以小编20多岁的年龄,也只能推着上坡。实际上,在悉尼,地面非常不平坦,虽然不如中国的山城重庆,但确实也为难骑自行车技术和体力不强的人。悉尼的道路不宽,很多单行道,也没有条件专门开辟自行车道。一路上,小编骑车几乎都是行走在人行道上。小编一路观察,期望再次碰到来自中国的摩拜或ofo,但确实没有遇见。 好在,路上也时常会碰到不错的风景,路过悉尼的中国城(ChinaTown),能看到这边洋溢着崇尚资本主义自由的氛围。作为亿欧小编,虽然我还不是党员,但我一直积极向党组织靠拢,思想上和行动上坚决不受影响。 亿欧在悉尼体验ofo和摩拜 到达贝尔默公园(Belmore Park)公园后,碰到一对坐在公园凳子上聊天的本地外国情侣,我走上前去问,能否帮我拍张照片。女生给小编拍照片的同时,她的男朋友认出了摩拜,说听过摩拜,但未骑过。我表示我来自中国北京,第一次在中国之外看到摩拜,忍不住拍张照片作为纪念。小编的长相实在不太好,为了以后能找到女朋友,还是PS一下。 亿欧在悉尼体验ofo和摩拜 拍完照后,小编推着自行车往中央火车站走,当我快靠近时,我隐隐约约看到不远处还有另外一辆摩拜。小编骑行了5公里,就为再找一辆ofo或摩拜,真的是皇天不负有心人。小编赶紧把我骑的摩拜和新发现的摩拜放一起,搞不好,整个悉尼,都只有这两辆车,让它们在一起,应该不至于那么孤独;想到此,我骑车的疲惫(悉尼的路不平,上上下下,真的很累),因为两辆摩拜幸福地在团聚了,而一扫而光。遗憾的是,从始至终,没发现过ofo的身影(ofo要加油哦)。 亿欧在悉尼体验ofo和摩拜 小编也查了一下本地的信息,大悉尼有500万人,常驻的华人华侨有70万,应该来说,在悉尼推广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的共享单车,条件还是独天得厚的。但另外一方面,悉尼又不是一个能让共享单车广泛普及的城市,除了上述文章里面提及的困难,悉尼市政并不如国内城市在公共交通方面放得开,当要保护所有人利益时,往往会增大创新的成本。此前,Obike和Reddy Go都被市民指责为“颜色污染”。 对ofo或摩拜来说,也许悉尼只是它们做国际形象的一个举措而已,至于做得如何并不太在意。ofo和摩拜,越来越成为to G(to 政府)型的公司;代表中国的创新力量,在某种程度上能为国家形象增光添彩。不过,还是要警惕,别仅仅具有to G能力,市场方面还是需要好好做。虽然国内对政府官员出国的限制越来越紧了,但真要在国外没做好,迟早是骗不了国内相关政府部门的。 尽管对ofo和摩拜在悉尼的运营持有一定质疑;但我清楚地记得,当我在让那对外国情侣给我拍照时,我的嘴角是洋溢着骄傲感的。
【2017亿欧创新者年会之分享经济专场分论坛】火热报名中… 这是一个“无共享,不经济”的时代,最近一两年,以分享经济为核心的商业模式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,已逐步延伸至共享单车、雨伞、充电宝、汽车、服装、装修、办公、家具、篮球、跑步仓等多个细分产业,每天都在不断刷新着大众的认知。同时,关于分享经济的泡沫论也不绝于耳。面对不同的声音,谁将会是分享经济的超级IP?谁又将成为泡沫? 分享经济峰会 凡来源为亿欧网的内容,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网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。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